小良子的小娘子

here诗尔
诗同思,尔为你。
秦时/全职/天行/龙族/魔道
历史良厨一枚 无脑良吹
ikun 欢迎互粉
感谢喜欢 请多指教

【十年秦时】

不混二次元圈,但我是一枚秦时的老粉
秦时明月系列讲述了我最向往的一个时期
战国-秦末
它曾经并不完美
从画质粗糙的2D动漫做起
一步一步
到如今的3D画质
还拉开了弹幕电影的序幕

随着故事的铺开和出场人物的增加
它所受到的争议也在增多
作为建立在历史上的动漫
它无可厚非的不能出现不该出现的事物,人物,诗句等
出现棵樱花树,会有人说,樱花是唐朝时才引进中国的
但我们都知道
秦时向来是忠于历史的

『秦时明月会烂尾』
这是我常在评论区看到的一句话
所以我才会去想
『秦时明月十年到底做到了什么』

十年
它在无数争议中走了过来
它的粉丝如果从小学开始接触秦时,现在都上高中,大学或者已经步入社会
我一直认为秦时的最大优点在于它常用讲述主角的方式来讲述出场人物
尤其对于嬴政,赵高这些深受历史争议的人物
我一直很欣赏盖聂对嬴政的评价

“他是一个一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人。”
“他是一个自古从来不曾出现过,未来可能也不会再出现的人。”
“这不是我的评价,当时后世史官们的评价。”
“嬴政和他的帝国会失败。”
“因为他只是一个人,却做超越了人的事情。”
“他只是一个人,这个庞大的帝国因为他一人而存在,但也只有他能做到。”
“他会死去,因为他是人,没有人能够不死。”
“嬴政为自己创造了很多掘墓人。”

这是我认为对始皇最中肯的评价

几年前
会有很多人说
国漫一点都比不上日漫
可如果是现在有人这么说
或许会有人回一句
“我觉得秦时明月挺好的啊”
“人物,画质,故事都挺好的啊”
“就是剧情拖了点”
“更新慢了点”
“坑多了点”
“但是可以看出制作的很用心啊”

对于国漫来说
无疑是件好事
而这也是秦时明月这十年所做到的


『秦时十年,我还在』

【汉相张良】
一部貌似要拍的电视剧🙄
历史传记的那种🙄
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家张良并没有当汉相🤔
【真是奇奇怪怪✘】

【伪史向,伪科普】

关于我大秦时外传改编的电视剧
《秦时丽人明月心》(真是奇奇怪怪的名字)
时间线好像不太对
古代男子二十岁及冠
而我大政政十三岁即位,十四岁不到
在即位的第九年,公元前238年蕲年宫事变,也就是嫪毐反动兵变,然后嬴政平定兵变,一年后,怼完嫪毐的嬴政罢免当时已经当了九年相国实际掌权的吕不韦
然而在电视剧里公元前241年秦国攻打濮阳、平定嫪毐叛变,罢免吕不韦是同时发生(实际前两件事差了三年,后两件事差了一年)
但或许是电视剧要求连贯性导致的
可公元前238时嬴政已22岁,23岁不足,与正确的及冠时间又差了两三年

再一个就是电视剧里彻底承认嬴政本吕政,是吕不韦的儿子
这真是妥妥的野史既视感
关于嬴政的身世,本就无定论,战国人士多仇秦而夸大传播其事。当然同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除去历史,就秦时外传来说
盖聂并不是秦国人
盖聂离开秦国的时间早了
在秦时正片里盖聂是在天明(也就是丽姬小姐姐的儿子)十二岁左右离开的秦国,电视剧早了十几年
还有就是丽姬小姐姐的姓氏总会让我想起公孙玲珑……简直可怕
不过公孙丽明显不是名家的传人
放心了放心了

总的来说,
给我大政政打call🙆

一篇闲的无聊的科普
#侵权删#

帝王谋(2)

第一章:退位让贤?
  都城,浔阳,昭阳宫内。
  早朝,一群头戴乌纱帽的官员于朝堂上拜见他们的少年皇帝,景帝。只是跪拜的时间实在太长,腿都麻了,也没见皇帝喊‘’平身‘’。而我们的景帝此时,正托着腮梦周公呢。宋祁表示早起什么的最讨厌了。
  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大臣们纷纷侧身望去。只见来者着月白色暗纹长袍,轻移入殿,虽是从简至极的服饰,却更衬得其清澈无双,眸光流转,似锦绣山河全于他的眉宇般温润。
  他移步入下殿的首位,并未如那些大臣一样跪拜,仅是叩首,道:''臣,容谅参见陛下。‘’
  当然,此时我们的景帝还没醒。见此,景帝后的宫女浸月只得长叹一声,悄悄轻推了下景帝。宋祁这时才大梦初醒,他眯着眼看向容谅,良久,才道:‘’丞相到了,平身吧。众位爱卿,平身。‘’
  这下跪了快一个时辰的大臣终于能起身了,互相搀扶着勉强站立。看着站起来东倒西歪的大臣们,宋祁没什么愧疚之情,反倒是笑出了声。
  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许多重臣曾将宋祁与容谅相对比,一个是皇室遗孤,宋氏江山的唯一继承人,一个是天师的关门弟子,天山的代掌门,一个是七年来毫无政绩的皇帝,一个是仅用一年就将天下治理井井有条的丞相。
  倒也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下了早朝,宋祁坐在龙椅上闭目沉思。他想起这次早朝的一幕幕,包括西边冉城的旱灾,南边望城的洪涝......当然,宋祁并不在意这些,因为他相信他的丞相会把这些事处理得非常好。他想起了那些大臣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总有些大臣在提议让丞相监国,甚至让他退位让贤。只是这般荒唐的想法也只能是某些大臣的祈祷罢了。
  ‘’浸月,你说,难道我真该退位让贤不成?‘’宋祁起身,望向喷薄而出的太阳,问道。
  ‘’陛下,你说过的,丞相虽智慧开明,却未免稍稍太过温润了些,而浸月只知道这大渝的江山姓宋。‘’
  ‘’是啊,容谅他太温润了些,可除了你,这整个大渝怕是没有人如你这般想了。‘’
        “对了,宋词那丫头呢?”宋祁问道。
        “回陛下,公主殿下她…她又跑出去了,可需要奴婢派人去找?”浸月回复道。
        “罢了,就凭她的性子,不祸害别人就不错了。”
       

喜欢请关注(*ˊᗜˋ*)/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给喜欢的小可爱比心心❤
here.诗尔

帝王谋(1)

楔子:此后就他一人
  大渝的都城浔阳的秋天向来萧瑟,尤其是到了傍晚时刻,天地间唯见残阳落叶,无尽悲凉。
  皇宫内阑珊坊的宫人正忙着清扫落叶,却不似平日那般细碎低语,皆以沉默。一位着桃红色宫装的侍女匆匆赶来,有个跟她相识的姑姑见她行色匆匆,好心告知:'’浸月姑娘,娘娘今日怕是心情不好,在窗旁站了许久,就连膳食也是热了几遍才用的。‘’
  浸月向她道谢,心里却是微微一惊,‘’娘娘莫不是......算了,要是娘娘真的这么决定了,我又能做什么呢。‘’
  到了澜妃住处,浸月这才停下步子,只是静静站在一旁,丝毫没有之前匆忙的感觉。
  这时澜妃才转过身来,她靠着窗,整个人与余晖为伴,虽看不清容貌,却有着一种岁月带出的气质,沉静而淡然。
  ‘’祁儿呢?‘’她问道。
  ‘’公子现在正在花园假山那玩呢。‘’浸月起身,回答道。
  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澜妃倒是笑了起来,‘’祁儿这孩子最是皮了……”
  澜妃又转过身去,望着窗外的夕阳,说了一段浸月和宋祁一生怕都是忘不了的话,‘’我的祁儿,你已没有了父皇,那些事母亲去赎罪。可这样的话,无论未来会有多少风雨艰辛,你都只能一个人去扛,你必须要独自经历这些。浸月,此后他就只有自己了。我是不是太.........是不是太不像个母亲了。‘’
  浸月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却也得忍着,道:‘’娘娘,浸月定不会辜负您的嘱托,定会好好照顾公子的。‘’
  多少年后,宋祁仍能想象出那时的情景,他的母妃伫立窗前冷情且决然,就连浸月也只能无可奈何独自哀伤。
  浔阳的江边传来了不知名的歌声,伴着曲调。
  屋外是谁将明黄的衣袂染上了血色,
  配合着秋天的萧瑟更添了一份悲凉。
  又是谁非让个懵懂孩童独自去夜行,
  可曾想到那高山上有猛虎还有豺狼。
  孤单人,悲寂寥。
  我从此对秋天无爱,
  对这世间无爱。
  因为此后就我一人了。
  是啊,此后就我一人了啊。
  这一点宋祁一直是明白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嗯,让我想想啊。
  那个时候正处于一个太平盛世,似乎因为什么事,大渝到处张灯结彩,老百姓举国欢庆。而在大渝的都城浔阳的一座高山上,有个身影久久伫立。微风拂过他青色衣衫,他的眸光望向浔阳城,又望向他处。许久,他略过大渝的每一个角落,略过每一方土地,略过大渝的每一处江山。
  这天地虽大,又怎有他的容身之所?
  随后,他便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青袂宛约人独立,回首,浮云聚散无数。
  据大渝的史官所著正史记载:大渝四十六年,宫中惊变,清帝驾崩,其太子失踪。迫于朝中无主,渝国大将军宋澜登基为王,号庆帝,并未改其国号,可仅一年,庆帝便因病去世。此后不久,庆帝之妻澜氏病逝。同年,庆帝之子宋祁年仅十四岁继位,号景帝。但景帝从小未习政论,初涉朝堂,且年纪尚幼,故不辨忠奸,致使渝国国力日渐衰弱,战事频繁。好在七年后,景帝任天师关门弟子容谅为相,仅一年,渝国政事通顺,百姓拥护,国力大大加强。又一年后,景帝退位让贤,将皇位传于丞相容谅,乃史上罕见,后不知去向。
  可历史,又怎么会是那些所谓史官的史书所记载的那样?
  那些所谓真正的历史,又有几人能看透?
  而这本书,只是为了还原那段大渝真正的历史,那段关于冰与火,血和暗,关于皇权的的故事。

给喜欢的小可爱比心心❤
here.诗尔୧(๑•̀ㅁ•́๑)૭✧